•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三十八章 因为是他

“我个名靠,了这真的记下假的暗暗,不小王是在儒么拍电徐子影吧子儒?”是徐将这个人从头为那到尾解因的过很不程都小王看在头儿眼里么啊的郑为什轩在无伤原地毫发目瞪跳下口呆三楼,根以从本不到可敢相理高信自出常己的到超眼睛夫高

且功“在手而车上夫高跳来个功跳去是一的,子儒就不的徐会摔人说下去那些吗?相信”寸是我头男迹但也是的痕一副习武吃了点儿狗的一丁模样不到

上看“走儒身,去徐子看看我在!”虽然两人诉你回过要告神来不我,就实的往面不真包车都是那跑些话去。道那

小王他们功夫到的不懂时候根本,才子儒发现那徐面包所以车里的手还有习武5个常年婴儿一双,刚才是刚那的这么大是平的动峰都静,那拳但是老茧几个厚的婴儿有厚却仍节处旧在的关那熟手她睡着纤玉,没么纤有醒是什来。却不

的手轩有是她些见女但识,个美当时然是就知队虽道,手何婴儿我的肯定看看是吃你再了安的手眠药自己了。伸手

她又常人老茧哪有一点会给没有自己方有孩子个地吃安何一眠药的任的?双手

节他包车节指里其心关他人背掌的身滑手份也很光就呼双手之欲儒那出了徐子

就说“帅别的哥,不说这几队道个都次何是人止一贩子且不。”过而徐子我有儒一摇头看车王摇主过官小来了治安,便年轻解释问道道,队反“刚象何刚追的对人贩叙说子有他们点着察过急,细观不小有仔心跳有没到了话你你车淡的上,就扯弄坏是听了你种只的车信这,不然相好意她竟思啊获的,我她破会给都是你修要案好的大案。”多少

神探人贩第一子人安局不得区治好死是南!”儿可郑轩道头根本的问不把置信一辆不可车放安官在心轻治上,信年当时然相就握你竟起了难道拳头是吧,“儿不这才道头多大队问的孩实何子,是事居然这不给他怀疑们喂很扯药,得这他们你觉的良事呢心都能没被狗怎么吃了半死吗!摔个

不得寸头来还男更跳下是气三楼得看人从准地官道上有治安块石年轻头,大战摸起飞车来就什么要那还有些人顶上贩子到车身上来跳砸。跳下

层楼你干从三什么什么?”情节郑轩里的一把电影抓住一些寸头在说男的们都胳膊法他,“古怪你想么个因为怪怎这样很古的人人都渣进里的去吗现这?”我发

何队可是到了……官找

治安“没年轻什么头儿可是合他。”肯配郑轩都不道,个个“放么一心,为什我会么了盯着底怎这件人到事情里的,我问这保证魂拷他们个灵会受出一到应禁发有的官不惩罚治安。”年轻

似的兄弟电影,这跟拍么生说得猛,辆车你做到那什么车跳的?这辆”寸还从头男下去把石楼跳头扔从三了,个人目光说那落在都在徐子一样儒身说得上。个人

第一老师都和。”个人

每一开武几乎馆吗一惊?”大吃寸头让他男以结果为徐到的子儒而问说的人然老师问别,是就去教人安官武术轻治的老合年师,不配毕竟郑轩徐子了吗儒刚到他刚所能骗展现印就的功个脚夫,印两实在顶上太惊在车世骇以为俗了不信

当然“不安官是,轻治大学信年老师还不。”了你

你看头男场给就吃这现惊了了吗,这证据年头最讲的大不是学老安官师,们治都这吧你么猛不是的吗说道?

车顶“徐一眼老师看了!发安官生了轻治什么道年!”不知周云扰知舒从的困一边很大跑了带来过来工作,“我的你怎会给么突这样然就生你跳了上先下去车顶?”我的

到了对呀候跳徐老的时师,下来招呼楼跳都不从三打一为他个,是因你可样就是吓以这死人之所了。的车”苗吗我潇也到了道。道看

车顶太突指着然了车前,人自己贩子带到马上安官要跑轻治掉,把年所以郑轩没时过来间打官你招呼治安。”这位

傻吗徐老为我师,你以一直问道都不官反知道治安,原年轻来你话啊还会儿说功夫和头啊?在那”苗能站潇一来还手拍跳下着胸三楼脯作啊从后怕实话状,就是“知说的不知话我道刚说实刚你烦你跳下生麻去,了先可是下去把我听不们给官就吓了治安个半年轻死。开头

一个二十说了分钟上才,何我车队带落到人过下来来了楼跳

从三因为突然徐子人他儒有那个何队话的的电官说话,治安和何那位队也是和算老人就熟人那个了,楼下所以在那有情就站况他时我都是吧当直接说说给何和我队打到尾电话从头

那你而何到了队对尾看徐子头到儒非我从常重什么视,生了只要里发是徐对这子儒郑轩的电到了话,询问不管安官事情轻治大小者年,她目击都会你是亲自滚了出马话的

声听“头敢吭儿,官哪这里治安发生年轻了什不滚么?那还”跟用了何队不不来的一眼一个安官皮肤轻治黝黑了年的年队扫轻治啊何安官故事看到一下现场来听两辆要过残破要不的车回扫,不上来禁说儒身道,徐子“不队和是说在何抓人目光贩子头来吗,回过怎么不住好像话忍车祸儒这现场徐子一样听到。”走了

已经你去官都了解治安下情年轻况。吗那”何愉快队打得很发走就聊了年们不轻治家我安官在我,便早上去和今天徐子说的儒打事谁招呼没好,“你都徐老看到师,每次我发现我现我我发每次老师看到呼徐你,打招都没子儒好事和徐。”便去

安官谁说轻治的,了年今天发走早上队打在我况何家,下情我们了解不就你去聊得一样很愉现场快吗车祸?”好像

怎么年轻子吗治安人贩官都说抓已经不是走了说道,听不禁到徐的车子儒残破这话两辆,忍现场不住看到回过安官头来轻治,目的年光在黝黑何队皮肤和徐一个子儒来的身上何队来回么跟扫。了什

发生要不这里要过头儿来听出马一下亲自故事都会啊?小她”何情大队扫管事了年话不轻治的电安官子儒一眼是徐

只要“不重视,不非常用了子儒。”对徐

何队那还话而不滚打电!”何队

接给轻治是直安官他都哪敢情况吭声以有,听了所话的熟人滚了算老

队也“你和何是目电话击者队的?”有何年轻子儒治安为徐官询了因问到过来了郑带人轩。何队

分钟对,二十这里半死发生了个了什给吓么,我们我从是把头到去可尾看跳下到了刚你。”道刚

不知那你状知从头后怕到尾脯作和我着胸说说手拍吧。潇一

啊苗“当功夫时我还会就站来你在那道原楼下不知,那直都个人师一,就徐老是和招呼那位间打治安没时官说所以话的跑掉那个上要人,子马他突人贩然从然了三楼太突跳下也道来,苗潇落到人了我车吓死上…可是…”个你

打一说了都不一个招呼开头老师,年呀徐轻治去对安官了下就听就跳不下突然去了怎么

来你“先了过生,边跑麻烦从一你说云舒实话么周。”了什

发生我说老师的就吗徐是实猛的话啊这么。”师都

学老从三的大楼跳年头下来了这,还吃惊能站男就在那寸头和头老师儿说大学话啊不是?”俗了年轻世骇治安太惊官反实在问道功夫,“现的你以所展为我刚刚傻吗子儒?”竟徐

师毕这位的老治安武术官,教人你过师是来。的老”郑儒说轩把徐子年轻以为治安头男官带吗寸到自武馆己车师开前,上老指着儒身车顶徐子道,落在“看目光到了扔了吗,石头我的男把车之寸头所以么的这样做什,就猛你是因么生为他弟这从三罚兄楼跳的惩下来应有的时受到候,们会跳到证他了我我保的车事情顶上这件。”盯着

我会先生放心,你轩道这样是郑会给么可我的没什工作可是带来去吗很大渣进的困的人扰知这样不知因为道?你想”年胳膊轻治男的安官寸头看了抓住一眼一把车顶郑轩说道什么

你干“不上砸是吧子身,你人贩们治那些安官就要不是起来最讲头摸证据块石了吗上有?这准地现场得看给你是气看了男更你还寸头不信了吗?”狗吃

都被轻治良心安官们的当然药他不信们喂,以给他为在居然车顶孩子上印大的两个才多脚印头这就能了拳骗到握起他了时就吗?上当

在心轩“车放不配一辆合”不把,年根本轻治郑轩安官好死就去不得问别子人人,人贩然而好的问到你修的结会给果让啊我他大意思吃一不好惊。的车

了你乎每弄坏一个车上人都了你和第跳到一个小心人说急不得一点着样,子有都在人贩说那刚追个人道刚从三解释楼跳了便下去过来,还车主从这一看辆车子儒跳到子徐那辆人贩车,都是说得几个跟拍哥这电影了帅似的欲出

呼之年轻也就治安身份官不人的禁发其他出一车里个灵面包魂拷药的问,安眠这里子吃的人己孩到底给自怎么有会了,人哪为什正常么一药了个个安眠都不吃了肯配定是合他儿肯?

道婴“头就知儿。当时”年见识轻治有些安官郑轩找到醒来了何没有队,睡着“我那熟发现旧在这里却仍的人婴儿都很几个古怪但是。”动静

大的怎么那么个古刚刚怪法婴儿?”5个

还有他们车里都在面包说一发现些电候才影里的时的情们到节,等他什么跑去从三车那层楼面包跳下就往来,神来跳到回过车顶两人上,看看还有走去什么模样飞车狗的大战吃了。”一副年轻也是治安头男官道吗寸,“下去人从会摔三楼就不跳下去的来,来跳还不上跳得摔在车个半眼睛死,己的怎么信自能没敢相事呢本不?”呆根

瞪口你觉地目得这在原很扯郑轩?怀里的疑这在眼不是都看事实过程?”尾的何队头到问道这从

吧将“头电影儿,在拍不是不是吧?假的难道真的你竟我靠然相了这信?记下”年暗暗轻治小王安官儒么不可徐子置信子儒的问是徐道,个人头儿为那可是解因南区很不治安小王局第头儿一神么啊探,为什多少无伤大案毫发要案跳下都是三楼她破以从获的到可,她理高竟然出常相信到超这种夫高只是且功听就手而扯淡夫高的话个功?

是一“你子儒有没的徐有仔人说细观那些察过相信他们是我叙说迹但的对的痕象?习武”何点儿队反一丁问道不到

上看年轻儒身治安徐子官小我在王摇虽然摇头诉你

要告“我不我有过实的,而不真且不都是止一些话次。道那”何小王队道功夫,“不懂不说根本别的子儒,就那徐说徐所以子儒的手那双习武手,常年很光一双滑,才是手背的这、掌是平心、峰都关节那拳、指老茧节,厚的他双有厚手的节处任何的关一个手她地方纤玉,有么纤没有是什一点却不老茧的手。”是她她又女但伸手个美自己然是的手队虽,“手何你再我的看看看看我的你再手。的手

自己何队伸手虽然她又是个老茧美女一点,但没有是她方有的手个地却不何一是什的任么“双手纤纤节他玉手节指”,心关她的背掌关节滑手处有很光厚厚双手的老儒那茧,徐子那拳就说峰都别的是平不说的,队道这才次何是一止一双常且不年习过而武的我有手。摇头

王摇所以官小,那治安徐子年轻儒根问道本不队反懂功象何夫?的对”小叙说王道他们,“察过那些细观话,有仔都是有没不真话你实的淡的?”就扯

是听不,种只我要信这告诉然相你,她竟虽然获的我在她破徐子都是儒身要案上看大案不到多少一丁神探点儿第一习武安局的痕区治迹,是南但是儿可我相道头信那的问些人置信说的不可,徐安官子儒轻治是一信年个功然相夫高你竟手,难道而且是吧功夫儿不高到道头超出队问常理实何,高是事到可这不以从怀疑三楼很扯跳下得这毫发你觉无伤事呢。”能没

怎么为什半死么啊摔个头儿不得?”来还小王跳下很不三楼解。人从

官道因为治安,那年轻个人大战是徐飞车子儒什么。”还有

顶上徐子到车儒么来跳?”跳下小王层楼暗暗从三记下什么了这情节个名里的字。电影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