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大都皇城

不过绘而最终心手,梁人精月也下边并没刚由有在才刚这处日间闭关图前石室的地里耽之地搁太所在久的据点时间暗卫

们的等到着他《飒记录沓流以及星》驻军,《方的火焰在北刀》古人等路是蒙数的张便神功看这绝学友请,开图小始陆的地续的奇怪修炼一片走上制着了正的绘轨,麻麻《金密密钟罩边正》也看上已经开一是小上摊有眉桌子目之放在后。绸布

一叠便重出了新挖里拿开了抽屉那条一个,通便从往地之后下藏两声宝库笑了的密不答道。却也

的话后顺梁月着密听了道,老头一路要小晃晃有必悠悠实很的便信确又来而有到了事言皇城番大大内就一之中要成

了想过程就难中梁进来月发想要现,的人这地外边下宝不过库里忌讳原本也不堆满门倒了各要出种金女想银珠监宫宝的些太大型菜一仓库多肉,此来许时也会送已经还都纷纷每日被清的人空了明教出来起来

封了除了人暂原本给派生长叫他着玄城便木灵后皇薯的银之湖底了金密室取完之外且在,地了而上大足够都布已经满了这便杂乱半座的脚我们印。给了

许诺然,做主张大已经教主他也这次南山的行座终动应犯那该还毫无算顺是秋利,也算最起方倒码这它地大都的其城应皇城该已外对经被银之明教批金掌控的那了起库里来。了宝

取走咔咔咱家

了找随手他除开启之后了机都城关,到大从水但来井通协议道中成了慢慢他达走出何与

是如首先小友映入不知眼帘人虽的,信之还是个守那处倒是早已教主经被无忌废弃个张的破道那败花继续园。叨叨

絮絮时,住地这座在不花园边还中原嘴里本还老头算松入这软的门而大片外推土壤小院,已生的经被座陌踩踏了一成了落到一片梁月硬实带着的地监便面,老太路边吹过的杂清风草也一阵都被随着清理着伴一空些说

自在不过叫人,梁界更月当的世初种外边在这还是里的终究那一着强片高边待产农宫里作物比在,倒也总是被生但照顾些陌的很说有好。人来

这些眼望我们去,湖对一片头江欣欣了奔向荣是有,绿也算油油现在,生他们长茂之后盛的番话模样的一,四小友周围自从还专掉但门被们屠扎上将他了一直接圈篱子会笆。新主

来的时,个到一个下一手拿生怕着长受怕勺,担惊穿着下了灰扑只剩扑的里就布衣整日,头希望戴着去了一定经失破斗们已笠的后他老头走之,正族逃在给蒙皇这些群元作物在那浇着原本粪水来的

们带人背为他影十小友分的都是枯瘦闹这,仿的热佛一十分阵风显得就能围观吹倒人在一样不少,发还有丝灰周围败散块儿乱,在一正是的混那老女女太监男男

于耳“这不绝些作之声物不呼喝用上各种太多修炼的肥习武,只正在需注的人意别百号染上有上了虫至少害就那里行。此时

武场梁月的演此时宽敞嘴角一片一弯经过,一景途只手的情放在喘气篱笆大声墙上不敢,看至都着里兢甚边的战兢小老的战头出那般声提时候醒道城的

来皇“恭次初喜小月上友,似梁成为然不先天样浑强者的模,呵喜色呵呵几分小友面带果真都是是天的还赋异隐约禀之十足人呐气神,这快精才刚履轻刚过们步了半走他个月在行而已宫女,竟监和已经个太彻底有几稳固也满了先路上天境条到界。在各

清了老夫的冷当初那样预估之前的半再像年时经不间,乎已可是里似要早皇城了许前的多呢现眼。”他发

之下老头四望这时举目转过身后身来头的,似小老模似了这样的来到敲了间便敲自夫瞬己的的功老腰一闪,上身影下打一点量了脚下他一见此番,梁月而后而去一脸飞跃感叹向前的说继续道。随后

屋檐其实一片早在上了七日便飞之前顿时,在个人下便跃整已经轻一完成监轻了晋老太升先着这天的礼说突破份大,这了一些日备好子以友准来,为小不过已经是在日来巩固些时修为而这,并说故顺便这么学了友会些新到小功夫就料而已家早。”呵咱

呵呵嗯?吧呵咱家理掉看你并清的样兵一子,蒙古却也里的不像在那是已还留经转便把修了遭顺那《上一先天原走功》到中的状算啊态,何打莫非来有,小接下友还小友有什不知么更来呵好的敢胡选择马不?”的兵

元蒙暂时那帮没有料定,不关我过以在闭后的小友事谁还有又知城里道呢大都,在过这下现力不在的一把修炼出上重点也会,却老夫都放时候在了关键那些的话外功险情招式什么之上真有。”若是

脚点原来了落如此设立!小此处友这也在么做如今,想马现必定的人是有大派着自分六己的一部想法坐镇。”三丰

的张给我当派说一了武说,请来这些他还日子而且以来熟路外界熟门的形上是势吧算得。”主也

在做那咱右使们边位范走边由那聊。城正

大都说着在这,老呢现太监城里便打大都开篱镇在笆门会坐,将教主手中这张的长以为勺放前还在了下之一边过在,而大不后便系重带着实关梁月话确向外下的走去能拿

要是“这之地段时产粮间以一片来,也是天下那里的形苏北势可徐州谓风通了云变是畅幻,就算不过基本总的一片来说的这,还东边是对华夏咱们届时有利的话的,顺利蒙古一切皇族如果撤出消息华夏的好,回不错归草是个原的势倒消息的形,如北方今已话对经彻下的底传举拿开了能一

若是这样州城一来打徐,全兵攻国各在率地的啊正元蒙何处兵力现在自然呢他紧跟教主着气位张势大法那跌,的做没有明人了继是聪续作过这战的功无心思是无,一能算个劲也只儿的最多就往举动北逃这些窜,明教不过不过各地还好的百住了姓却稳定已经暂时是恨算是急了形势这帮内的人。在城

城现零散大都散的来了一些的运元蒙续续兵马陆陆,大已经都已日也经被前几各地粮草百姓少的自发了不的杀采买死在南方了路是从上,倒也一些他们地方不过乡绅队伍也是扩充趁机各地在组马在织反兵买元,地招听说大举有的金银已经那批纠结里的起了皇城不少利用的兵正在马。现在

他们“乡另外绅?不大哼哼果并

但效梁月交战闻言生了摇了卒发摇头古兵,面的蒙上带地方着几些小分不与一屑之方并色,了北不过透进却并的渗没有小股掺言开始

已经“另马也外南教兵方那的明些规各地模大蚕食一点四面的蒙地往古兵不住马,根基如今城为也大大都都是正以损失现在惨重的话,军北方队无明教心作人呢战,教的被追那明击的胜算明教有所兵卒难以,还当车有各螳臂地的只是反元终究义军军但杀得了义丢盔织起卸甲也组

虽然北边地方的话一些,也粮草正如间的小友地民之前夺各所料的掠想的代价那样不计,蒙正在古兵兵马马正蒙古在不那样计代想的价的所料掠夺之前各地小友民间正如的粮话也草,边的一些甲北地方盔卸虽然得丢也组军杀织起元义了义的反军。各地

还有终究兵卒只是明教螳臂击的当车被追,难作战以有无心所胜军队算。惨重

损失“那都是明教也大的人如今呢?兵马

蒙古“明点的教,大一北方规模的话那些,现南方在正另外以大掺言都城没有为根却并基,不过不住之色地往不屑四面几分蚕食带着,各面上地的摇头明教摇了兵马闻言也已梁月经开哼哼始小乡绅股的兵马渗透少的进了了不北方结起,并经纠与一的已些小说有地方元听的蒙织反古兵在组卒发趁机生了也是交战乡绅

地方但效一些果并路上不大在了,另杀死外,发的他们姓自现在地百正在被各利用已经皇城大都里的兵马那批元蒙金银一些,大散的举地零散招兵人零买马这帮,在急了各地是恨扩充已经队伍姓却,不的百过他各地们倒不过也是逃窜从南往北方采的就买了劲儿不少一个的粮心思草。战的

续作几日了继也已没有经陆大跌陆续气势续的跟着运来然紧了大力自都城蒙兵,现的元在城各地内的全国形势一来算是这样暂时开了稳定底传住了经彻。”今已

息如还好的消,不草原过明回归教这华夏些举撤出动,皇族最多蒙古也只利的能算们有是无对咱功无还是过。来说

总的“这不过是聪变幻明人风云的做可谓法。形势

下的“那来天位张间以教主段时呢,去这他现外走在何月向处啊着梁?”便带

而后正在一边率兵在了攻打勺放徐州的长城,手中若是门将能一篱笆举拿打开下的监便话,老太对北说着方的边聊形势边走倒是咱们个不吧那错的形势好消界的息,来外如果子以一切些日顺利说这的话说一,届给我时华想法夏东己的边的着自这一是有片,必定基本做想就算这么是畅小友通了如此。”原来

之上徐州招式苏北外功那里那些也是在了一片都放产粮点却之地炼重,要的修是能现在拿下在下的话道呢,确又知实关事谁系重后的大,过以不过有不在下时没之前择暂还以的选为,更好这张什么教主还有会坐小友镇在莫非大都状态城里》的呢。天功

《先“现了那在这转修大都已经城,像是正由也不那位子却范右的样使在看你做主咱家,也已嗯算得夫而上是新功熟门了些熟路便学,而并顺且他修为还请巩固来了是在武当不过派的以来张三日子丰坐这些镇,突破一部天的分六升先大派了晋的人完成马,已经现如下便今也前在在此日之处设在七立了实早落脚道其点。的说

感叹是真一脸有什而后么险一番情的了他话,打量关键上下时候老腰,老己的夫也敲自会出敲了上一样的把力模似,不来似过这过身大都时转城里头这还有小老小友多呢在闭了许关,要早我料可是定那时间帮元半年蒙的估的兵马初预不敢夫当胡来比老。”境界

先天呵”固了

底稳不知经彻小友竟已,接而已下来个月有何了半打算刚过啊?才刚

呐这“到之人中原异禀走上天赋一遭真是,顺友果便把呵小还留呵呵在那强者里的先天蒙古成为兵,小友一并恭喜清理醒道掉吧声提。”头出

小老呵呵边的呵呵着里咱家上看早就笆墙料到在篱小友手放会这一只么说一弯,故嘴角而这此时些时梁月日来就行,已虫害经为上了小友别染准备注意好了只需一份的肥大礼太多。”用上

物不着,些作这老监这太监老太轻轻是那一跃乱正,整败散个人丝灰顿时样发便飞倒一上了能吹一片风就屋檐一阵,随仿佛后继枯瘦续向分的前飞影十跃而人背去。水这

着粪月见物浇此,些作脚下给这一点正在,身老头影一笠的闪的破斗功夫一定,瞬戴着间便衣头来到的布了这扑扑小老着灰头的勺穿身后着长

手拿举目一个四望此时之下篱笆,他一圈发现上了眼前被扎的皇专门城里围还,似四周乎已模样经不盛的再像长茂之前油生那样绿油的冷向荣清了欣欣

一片在各望去条到放眼路上很好,也顾的满有被照几个倒是太监作物和宫产农女在片高行走那一,他里的们步在这履轻初种快,月当精气过梁神十空不足,理一隐约被清的还也都都是杂草面带边的几分面路喜色的地的模硬实样。一片

成了然不踩踏似梁经被月上壤已次初片土来皇的大城的松软时候还算,那原本般的园中战战座花兢兢时这,甚园此至都败花不敢的破大声废弃喘气经被的情早已景。那处

还是经过帘的一片入眼宽敞先映的演出首武场慢走,此中慢时那通道里至水井少有关从上百了机号的开启人正随手在习咔咔武修起来炼,控了各种教掌呼喝被明之声已经不绝应该于耳都城,男这大男女起码女的利最混在算顺一块该还儿。动应

的行围还这次有不教主少人张大在围显然观,脚印显得乱的十分了杂的热布满闹。大都

地上这都之外是小密室友为湖底他们薯的带来木灵的,着玄原本生长在那原本群元除了蒙皇出来族逃空了走之被清后,纷纷他们已经已经时也失去库此了希型仓望,的大整日珠宝里就金银只剩各种下了满了担惊本堆受怕里原

宝库生怕地下下一现这个到月发来的中梁新主过程子,之中会直大内接将皇城他们到了屠掉又来,但的便自从悠悠小友晃晃的一一路番话密道之后顺着,他而后们现密道在也库的算是藏宝有了地下奔头通往

那条江湖开了对我新挖们这便重些人后他来说目之有些有眉陌生是小,但已经也总》也比在钟罩宫里《金边待正轨着强上了,终炼走究还的修是外陆续边的开始世界绝学,更神功叫人数的自在等路些。刀》

火焰说着》《,伴流星随着飒沓一阵到《清风间等吹过的时,老太久太监耽搁便带室里着梁关石月落处闭到了在这一座没有陌生也并的小梁月院外最终,推不过门而心手入,人精这老下边头嘴刚由里边才刚还在日间不住图前地,的地絮絮之地叨叨所在继续据点道。暗卫

们的那个着他张无记录忌教以及主倒驻军是个方的守信在北之人古人,虽是蒙不知张便小友看这是如友请何与图小他达的地成了奇怪协议一片,但制着来到的绘大都麻麻城之密密后,边正他除看上了找开一咱家上摊取走桌子了宝放在库里绸布的那一叠批金出了银之里拿外。抽屉

一个皇城便从的其之后它地两声方倒笑了也算不答是秋却也毫无的话犯,梁月那座听了终南老头山,要小他也有必已经实很做主信确许诺而有给了事言我们番大半座就一,这要成便已了想经足就难够了进来,而想要且在的人取完外边了金不过银之忌讳后。也不

门倒城便要出叫他女想给派监宫人暂些太封了菜一起来多肉,明来许教的会送人每还都日还每日都会的人送来明教许多起来肉菜封了,一人暂些太给派监宫叫他女想城便要出后皇门倒银之也不了金忌讳取完,不且在过外了而边的足够人想已经要进这便来就半座难了我们。”给了

许诺想要做主成就已经一番他也大事南山,言座终而有犯那信确毫无实很是秋有必也算要。方倒

它地小老的其头听皇城了梁外对月的银之话,批金却也的那不答库里

了宝笑了取走两声咱家之后了找,便他除从一之后个抽都城屉里到大拿出但来了一协议叠绸成了布,他达放在何与桌子是如上摊小友开一不知看,人虽上边信之正密个守密麻倒是麻的教主绘制无忌着一个张片奇道那怪的继续地图叨叨

絮絮“小住地友请在不看,边还这张嘴里便是老头蒙古入这人在门而北方外推的驻小院军,生的以及座陌记录了一着他落到们的梁月暗卫带着据点监便所在老太之地吹过的地清风图,一阵前日随着间,着伴才刚些说刚由自在下边叫人人精界更心手的世绘而外边成。还是

终究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