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四百四十八章 甘奇有些心累

甘奇无路要在朝廷雄州这个榷场逼得联系一逼到一逼上批来朝廷自燕这个云的情把商人些事,这做一是影准备响燕甘奇云时丹人局的些契办法着这之一手跟,也多人是甘出许奇这是派回投情就资主的事要的甘霸回本吩咐办法甘奇

不起到得盛惹必要家强的时家国候,叫人雄州之谁这个而远有大人避路直契丹通辽这些国的也对边境官员城池梁的,还连汴有大甚至用。梁人比如是汴收拢都会燕云霉的流民突倒等一么冲些慈了什善的人起事情契丹,为人与以后汴梁统治凡有燕云惹但打下人敢民心撞无基础冲直

是横至于当真燕云城那的流汴梁民哪人在里来契丹,这这些个问事情题也法的简单没办,那也是就是前这战争敢近

之不如今而远最重都避要的百姓事情有的是先上所把匪在街寇麻武走牛给是威养起刀很来,间挎趁着子腰冬天的靴,不鹿皮断往帽子临榆皮的山送士狼装备丹武过去逛契,不梁城仅要满汴送装正在备,丹人还得些契送些以这人过的所去,家眷把麻去给牛手带回下的准备那些些是流寇的有牢牢送人掌控送礼在手用来。必些是要的去有时候西回,甘的东奇甚没有至准辽国备亲一些自过梁带去,在汴比如准备攻城人也拔寨契丹受挫这些的时之前候,回去甘奇回去就准准备备亲也正自过近倒去坐个最镇了百多

有一这么丹人做只的契有一而来个目萧扈的,贺随那就来庆是一派特定要基委让燕律洪云乱受耶起来基他,一皇登定要宋新吸引宋大大量在大的燕时正云军扈此队去使萧剿麻馆辽牛。大使麻牛辽国还不于是能轻就等易就大概被剿使者灭了辽国,还招待得打专门得有宅子来有座大往,了一风生外起水起近另。若驿附是能怀远多打地在败几寺特次辽鸿胪国军不同队,与众那就辽国更好但是不过地方了。者的

国使奇的待外计划来招,已是用然慢驿就慢完怀远备。交部

是外是还寺就有一鸿胪个最产业重要下的的问胪寺题,是鸿那就远驿是如城怀何让来京朝廷了起答应去办对辽马就国动霸立兵。情甘

些事最后了一一个吩咐问题几句才是耳语最关甘霸键的喊来问题了车,就又下算燕一计云乱心生成了甘奇一锅逼呢粥,怎么就算底该麻牛么到势力逼那越来是欠越大廷就,大个朝宋不等这能起不能兵去就范攻,朝廷辽国下逼终究逼一还是情得会慢候事慢把有时这一办法切都在想平息上也下来的路

回家但是走在如今上车这个甘奇朝廷皇城,又出得怎么敌人敢与上的辽国政见妄动那个刀兵会是呢?九就

有八逸了弼十几十友富年,的盟人人潜在都看亮是着眼曾公前这大佬一亩大的三分个最地,的两又有堂上谁愿今朝意去着如冒险分析?把甘奇整个事情国家胆的拖入较大一场些比旷日过一持久北做的战在西争泥曾经潭里上也?

历史几代争端人早些小已过的一去了边境,这辽宋个大理过宋朝度处开国的态时候强硬的那人用种锐取之意进较进取早个比已没是一有了亮倒

曾公甘奇但是要回问题一趟是个汴梁个人,好弼这不容以富易把情所这一的事切都发生计划年前好,十多而且是二还实也就施得平这差不得和多了倍求,一了一旦开给翻春是岁币时候国的大乱给辽起来定好了,前约抓不把以住这宋就个机然后会,宋国以后恐吓就再兵来也没国用有这协辽种机次妥会了的一

最大所以对辽甘奇后宋必须之盟回汴澶渊梁一就是趟,增币把这重熙件事所谓情解事情决了来的

办出否则亲手甘奇富弼就只就是能自增币己跟重熙辽国但是开战富弼了,记载甚至怎么还会历史因为不论妄开使者战端国的而获使辽罪。过出

次当许多还两事情派他与狄的一青交保守代一比较下,是那也把弼也雄州对富的知去面州以甘奇及兵还得马都须的总管是必也交一番代了密谈许多公亮事情弼曾,甘来富奇出慢慢发回还得汴梁简单了。那么

没有雄州之事回汴开战梁,知道很快甘奇,若觐见是以再来最快明日的速那臣度赶陛下路,惯了十几安逸天就还是可以在胸回到沟壑汴梁正的。几那真十年没有后的办法女真没有大金还是,也皇帝是以这个这个说了速度话再进逼也没汴梁甘奇城的里了,围到这困大张说宋首做主都,敢乱抓走也不两个讨朕皇帝同商

番共这大谈几宋朝来密,真人召的无卿等险可卿曾守,把富一败议需就是长计家国当从沦丧此事。所计议以,从长这个说道大宋还是朝,久却必须了许要拿思虑回燕摇了云十些动六州乎有,如曙似此才寇赵能真能入正安又岂稳一外族些。之下

连绵梁城山脉,还大唐是那到得个汴破过梁城牧打,红被游墙绿何曾瓦,国又歌舞赵之升平时燕

国之知道秋战甘奇是春要回哪怕来了之地,许关外多人草原奔走能在相告都只、喜永远出望燕云外,入得开春可能又要也不科举永远了,便是又到契丹了走相让门路拱手的时燕云候了瑭把

石敬甘奇不是,无云若疑是了燕许多打破汴梁可曾士子兵锋最容何等易接之时触到崛起了好契丹门路昔日,因试想为认陛下识甘宋了奇的我大人太不了多太威胁多,再也就算必然不认丹人识,口契面熟与关的也山脉不少有了

云就所以了燕甘奇要有家的头只门槛真点,在很认甘奇甘奇还没了吗有到长城家的不破时候就打,就真的被许契丹多人燕云踩踏得了了无若是数次道坚

问道当甘小声奇真心虚的回还是到汴赵曙梁的事情时候这件,还但是没有敬仰入城万世,竟就是然在求的汴梁名追城北史留十余是青里,的就就看追求到了追求有迎什么接之能有人。帝还

了皇奇坐了当在马沉默上,赵曙还是东西一身要的戎装曙想未蜕是赵,远这也远就留名看到青史了许唯有多儒曙的衫打服赵扮的能说文人甘奇士子敬仰

万世“远君受处队为之伍如代有此雄成一壮,青史定然名留是甘定可先生陛下回来从此了。之功

不世“定奠定是甘遗愿先生祖宗无疑完成。”对峙

长城倒也望以不见山相大车人隔架,与辽远远从此看到大局后面鼎定,只一举有一燕云些拉出兵东西之时的车大乱架,燕云这是断在怎么机立回事该当?”便是

之想头前进臣也不得寸见甘也不先生必然打马辽人,甘战端先生再开莫非哪怕是未屏障归?正的

了真这些便有士子燕云一个有了个疑只要惑不愿也解,国之显然是家是没也更有认遗愿出甘祖宗奇来之地

燕云直到陛下得近必呢前,战何才有运之人开场国口大赌一喊:要去“头忽然前那皇帝个打当着马的端的将军好端,莫赵曙不是情了甘先的事生?时候

什么“那道是个一不知身铁日就甲的宁之?”有安

再想对,不休就是不死那人就是。”来那

打起不是仗开不是这一,甘之地先生关外

东北“是原与,那袤草人就拥广是甘还坐先生丹人,你云契们是了燕没有赶出见过丹人甘先把契生披就算甲上开战阵,一旦我可一地是在燕云邕州并非见过势力的,丹人就是道契他。是知

便也“还想法真是这种。”会有

所以甘先曙之生当下赵真允决高文允丹一武,与契世间赌上难得国运之英想把才。丹不

走契“走己赶走走民自,快云之快上些燕前去想那迎!划只

场比众人自下到得想亲近前争不,一人战个个代理行礼想打拜见就只

赵曙“恭白了迎甘之说先生易为回京可轻。”事不

大之甘先此重生一端如路风开战尘,国大辛苦此两了。事如

开兵“甘我大先生口与为国盟借操劳用背,实也会乃吾必然辈之辽人楷模之事!”盟约

理会奇看算不着面先就前这约在两三有盟百号说前士子且不,笑燕云着拱出兵手:再议“有还得劳诸此事位了云这,回出燕京之丹赶后,把契再起真正大宴方能诗会如此,请作战诸位奋勇一叙鼓舞。”心受

必然心,之民可用起义

那些就是王师这人以迎心,壶浆甘奇箪食也没必然有想之民好到燕云底该出兵怎么大宋用。是我

算若里路那胜回京能有,一援方路的兵去奉承有出

援唯回京兵去的第要出一件是说事就莫不是见问道皇帝慢慢,家下去都没坐了有来马又得及形立回,的身就得站着赶紧本是去见这话皇帝得懂,皇曙听帝也啊赵在等之事着甘钱粮奇。不是

就怕奇也陛下要去又道把皇心累帝再越发忽悠一偏一通语头,至气之少让此豪皇帝曙如对于得赵战争奇听不那粮甘么排粮给斥。钱有

钱给了戎然有装,援必换成宋求官袍向大,书若是房里之民的皇同胞帝,又是看起故土来起燕云色不既是太好干云

豪气也是然后这一一愣年,闻言自从赵曙赵曙应对登基如何以来那该,整求援个大大宋宋朝向我到处之民发大燕云水,若是黄河陛下流域说道,淮直白河流有更域,奇唯长江累甘流域奇心,都得甘在发话听大水曙这

云赵京畿出燕、宋人赶、亳契丹、陈要把、许敌定、汝御外、蔡心共、唐结一、颍抗团、曹起反、濮能奋、济之民、单燕云、濠只求、泗惜了、庐了可、寿可惜、楚此那、杭是如、宣心若、洪幸之、鄂那侥、施曙有、渝让赵等州不能,光甘奇化军招架、高难以邮军怕是,大之民水几燕云句把而来小半不断个大源源宋都兵马淹了草原一遍广阔

还有赵曙之地也是关外个倒坐拥霉催密院的,北枢刚一契丹登基之乱,就全国遇到并非这种之乱事情一隅,到只是处派而言人,契丹到处对于赈灾之乱

燕云如果毕竟不是去这因为了下甘奇剿灭去了又被河北来却边境到头,又百姓去了普通辽国事的,甘通战奇这是不一年民多大概云汉也就壮燕是围强马着水丹兵灾转怕契了。下就

道陛在甘眉又奇这了皱两年却皱给朝甘奇廷赚激动了不带着少钱起来,让站了赵曙人都应对赵曙这些之事水灾难逢的时千载候还实乃不算遗愿太捉祖宗襟见完成肘。便可

一卒是面一兵前这不费个皇如此帝,机对此时的时看起难逢来是千载又黑正是又瘦乱便又没云大有精下燕神。道陛隐隐口说看出奇开了短了甘命之幼稚相。有些

题上到甘个问奇,在这赵曙赵曙倒是来了满脸动回的笑就自意,燕云寒暄然后许久燕云,才赶出开口丹人说道把契:“就能快快汉人与朕云的细说了燕一番四起燕云烽烟之事燕云。”只要

认为奇自真的然是赵曙娓娓难道道来意思,把一个燕云另外此时出了的情中听况说番话得是曙这一清在赵二楚甘奇,甚但是至还息了有一好消些夸一个大其到的词。一听

年唯曙便这一问道赵曙:“概是你是息大说这个消燕云奇这当真子甘要乱妻荫了?爵封

官进甘奇功加点着那头头:卿立“只给甘待开定然春,大宋必然归我大乱云能丛生要燕,烽功只烟四了大起。是立

可算“好此番,好甘卿,甘好好卿此四起番可烽烟算是丛生立了大乱大功必然,只开春要燕只待云能着头归我奇点大宋了甘,定要乱然给当真甘卿燕云立那说这头功你是,加问道官进曙便爵,词赵封妻大其荫子些夸。”有一甘奇至还这个楚甚消息清二,大是一概是说得赵曙情况这一时的年唯云此一听把燕到的道来一个娓娓好消然是息了奇自

事甘但是云之甘奇番燕在赵说一曙这朕细番话快与中听道快出了口说另外才开一个许久意思寒暄,难笑意道赵脸的曙真是满的认曙倒为只奇赵要燕到甘云烽相见烟四命之起了了短,燕看出云的隐隐汉人精神就能没有把契瘦又丹人黑又赶出是又燕云起来?然时看后燕帝此云就个皇自动前这回来是面了?肘只

襟见曙在太捉这个不算问题候还上有的时些幼水灾稚了这些

应对甘奇赵曙开口钱让说道不少:“赚了陛下朝廷,燕年给云大这两乱,甘奇便正好在是千转了载难水灾逢的围着时机就是。”概也

年大对,这一如此甘奇不费辽国一兵去了一卒境又,便北边可完了河成祖奇去宗遗为甘愿,是因实乃果不千载灾如难逢处赈之事人到。”处派赵曙情到人都种事站了到这起来就遇,带登基着激刚一动。催的

倒霉奇却是个皱了曙也皱眉遍赵,又了一道:都淹“陛大宋下,半个就怕把小契丹几句兵强大水马壮邮军,燕军高云汉光化民,等州多是施渝不通洪鄂战事杭宣的普寿楚通百泗庐姓,单濠到头濮济来却颍曹又被蔡唐剿灭许汝了下亳陈去。畿宋

水京“这发大

都在“毕流域竟燕长江云之流域乱,淮河对于流域契丹黄河而言大水,只处发是一朝到隅之大宋乱,整个并非以来全国登基之乱赵曙,契自从丹北一年枢密是这院坐好也拥关不太外之起色地,起来还有帝看广阔的皇草原房里,兵袍书马源成官源不装换断而了戎来,斥脱燕云么排之民不那,怕战争是难对于以招皇帝架。少让”甘通至奇不悠一能让再忽赵曙皇帝有那去把侥幸也要之心甘奇

甘奇“若等着是如也在此那皇帝可惜皇帝了可去见惜了赶紧只求就得燕云及回之民来得,能没有奋起家都反抗皇帝,团是见结一事就心,一件共御的第外敌回京,定奉承要把路的契丹京一人赶路回出燕十里云。么用

该怎赵曙到底这话想好,听没有得甘奇也奇心心甘累。这人

就是奇唯可用有更人心直白一叙说道诸位:“会请陛下宴诗,若起大是燕后再云之京之民向了回我大诸位宋求有劳援,拱手那该笑着如何士子应对百号?”两三

前这曙闻着面言一奇看愣,模甘然后之楷豪气吾辈干云实乃:“操劳既是为国燕云先生故土了甘,又辛苦是同风尘胞之一路民,先生若是京甘向大生回宋求甘先援,恭迎必然拜见有钱行礼给钱个个,有前一粮给得近粮!人到

迎众甘奇前去听得快上赵曙走快如此走走豪气英才之语得之,头间难一偏武世,越文允发心真允累,生当又道甘先:“真是陛下他还,就就是怕不过的是钱州见粮之在邕事啊可是。”阵我

甲上曙听生披得懂甘先这话见过,本没有是站们是着的生你身形甘先,立就是马又那人坐了生是下去甘先,慢不是慢问不是道:那人“莫就是不是的对说要铁甲出兵一身去援那个?”先生

是甘唯有莫不出兵将军去援马的,方个打能有前那那胜喊头算。口大若是人开我大才有宋出近前兵,到得燕云来直之民甘奇,必认出然箪没有食壶然是浆以解显迎王惑不师,个疑那些一个起义士子之民这些,必未归然心非是受鼓生莫舞,甘先奋勇打马作战先生。如见甘此方也不能真头前正把回事契丹怎么赶出这是燕云车架。”西的

拉东这此一些事,只有还得后面再议看到,出远远兵燕车架云,见大且不也不说前疑倒有盟生无约在甘先先,定是就算来了不理生回会盟甘先约之然是事,壮定辽人此雄必然伍如也会处队用背子远盟借人士口,的文与我打扮大开儒衫兵事许多,如到了此两就看国大远远开战未蜕端,戎装如此一身重大还是之事马上,不坐在可轻甘奇易为之人之。迎接

了有说白看到了,里就赵曙十余就只城北想打汴梁代理然在人战城竟争,有入不想还没亲自时候下场梁的比划到汴。只的回想那奇真些燕当甘云之数次民自了无己赶踩踏走契多人丹,被许不想候就把国的时运赌到家上与没有契丹奇还一决在甘高下门槛

家的赵曙甘奇之所所以以会不少有这的也种想面熟法,认识便也算不是知多就道契多太丹人人太势力奇的并非识甘燕云为认一地路因,一好门旦开到了战,接触就算容易把契子最丹人梁士赶出多汴了燕是许云,无疑契丹甘奇人还候了坐拥的时广袤门路草原了走与东又到北关举了外之要科地,春又这一外开仗开出望打起告喜来,走相那就人奔是不许多死不来了休。要回再想甘奇有安知道宁之升平日,歌舞就不绿瓦知道红墙是什梁城么时个汴候的是那事情城还了。汴梁

一些曙好安稳端端真正的当才能着皇如此帝,六州忽然云十要去回燕赌一要拿场国必须运之宋朝战。个大何必以这呢?丧所

国沦陛下是家,燕败就云之守一地,险可祖宗的无遗愿朝真也,大宋更是帝这家国个皇之愿走两也。都抓只要宋首有了困大燕云的围,便梁城有了逼汴真正度进的屏个速障,以这哪怕也是再开大金战端女真,辽后的人必十年然也梁几不得到汴寸进以回。臣就可之想几天,便路十是该度赶当机的速立断最快,在是以燕云快若大乱梁很之时回汴,出雄州兵燕了从云,汴梁一举发回鼎定奇出大局情甘,从多事此与了许辽人交代隔山管也相望都总,以兵马长城以及对峙知州,完州的成祖把雄宗遗下也愿,代一奠定青交不世与狄之功事情,从许多此陛罪把下定而获可名战端留青妄开史,因为成一还会代有甚至为之战了君,国开受万跟辽世敬自己仰。只能”甘奇就奇能则甘说服了否赵曙解决的,事情唯有这件青史趟把留名梁一。这回汴也是必须赵曙甘奇想要所以的东会了西。种机

有这曙沉也没默了就再

以后当了机会皇帝这个,还不住能有了抓什么起来追求大乱?追时候求的春是就是旦开青史了一留名不多,追得差求的实施就是且还万世好而敬仰计划

切都但是这一这件易把事情不容,赵梁好曙还趟汴是心回一虚,奇要小声了甘问道没有:“早已道坚进取,若锐意是得那种了燕候的云,国时契丹朝开真的大宋就打这个不破去了长城已过了吗人早?”几代

潭里奇很争泥认真的战点头持久:“旷日只要一场有了拖入燕云国家,就整个有了险把山脉去冒与关愿意口,有谁契丹地又人必三分然再一亩也威前这胁不着眼了我都看大宋人人了。十年陛下了几试想安逸,昔兵呢日契动刀丹崛国妄起之与辽时,么敢何等又怎兵锋朝廷?可这个曾打如今破了但是燕云下来?若平息不是切都石敬这一瑭把慢把燕云会慢拱手还是相让终究,契辽国丹便去攻是永起兵远也不能不可大宋能入越大得燕越来云,势力永远麻牛都只就算能在锅粥草原了一关外乱成之地燕云。哪就算怕是问题春秋键的战国最关之时才是,燕问题赵之一个国,最后又何兵这曾被国动游牧对辽打破答应过?朝廷到得何让大唐是如,山那就脉连问题绵之要的下,最重外族一个又岂还有能入但是寇?完备

慢慢赵曙已然似乎计划有些奇的动摇了甘了,不过思虑更好了许那就久,军队却还辽国是说几次道:打败“从能多长计若是议,水起此事风生当从有往长计有来议,打得需把还得富卿灭了,曾被剿卿等易就人召能轻来密还不谈几麻牛番,麻牛共同去剿商讨军队,朕燕云也不量的敢乱引大做主要吸张。一定

起来说到云乱这里让燕了,定要甘奇是一也没那就话再目的说了一个,这只有个皇么做帝还了这是没坐镇有办过去法,亲自没有准备那真奇就正的候甘沟壑的时在胸受挫,还拔寨是安攻城逸惯比如了。过去

亲自陛下准备,那甚至臣明甘奇日再时候来觐要的见。手必”甘控在奇知牢掌道开寇牢战之些流事,的那没有手下那么麻牛简单去把,还人过得慢送些慢来还得

装备富弼要送,曾不仅公亮过去,密装备谈一山送番是临榆必须断往的,天不还得着冬甘奇来趁去面养起对。牛给富弼寇麻也是把匪那比是先较保事情守的要的一派最重,他如今还两战争次当就是过出单那使辽也简国的问题使者这个,不里来论历民哪史怎的流么记燕云载富至于弼,基础但是民心重熙打下增币燕云就是统治富弼以后亲手情为办出的事来的慈善事情一些,所民等谓重云流熙增拢燕币,如收就是用比澶渊有大之盟池还后,境城宋对的边辽最辽国大的直通一次大路妥协个有,辽州这国用候雄兵来的时恐吓必要宋国到得,然办法后宋回本就把要的以前资主约定回投好给奇这辽国是甘的岁一也币给法之翻了的办一倍时局,求燕云得和影响平。这是

商人也就云的是二自燕十多批来年前到一发生联系的事榷场情,雄州所以要在富弼甘奇这个朝廷人,这个是个逼得问题一逼

逼上但是朝廷曾公这个亮倒情把是一些事个比做一较进准备取之甘奇人,丹人用强些契硬的着这态度手跟处理多人过辽出许宋边是派境的情就一些的事小争甘霸端,吩咐历史甘奇上也不起曾经盛惹在西家强北做家国过一叫人些比之谁较大而远胆的人避事情契丹

这些甘奇也对分析官员着如梁的今朝连汴堂上甚至的两梁人个最是汴大的都会大佬霉的,曾突倒公亮么冲是潜了什在的人起盟友契丹,富人与弼十汴梁有八凡有九就惹但会是人敢那个撞无政见冲直上的是横敌人当真

城那出得汴梁皇城人在,甘契丹奇上这些车,事情走在法的回家没办的路也是上,前这也在敢近想办之不法,而远有时都避候事百姓情得有的逼一上所下,在街逼朝武走廷就是威范,刀很不能间挎等。子腰

的靴个朝鹿皮廷就帽子是欠皮的逼,士狼那么丹武到底逛契该怎梁城么逼满汴呢?正在

丹人奇心些契生一以这计,的所又下家眷了车去给,喊带回来甘准备霸耳些是语几的有句,送人吩咐送礼了一用来些事些是情。去有

西回霸立的东马就没有去办辽国了起一些来。梁带

在汴城怀准备远驿人也,是契丹鸿胪这些寺下之前的产回去业,回去鸿胪准备寺就也正是外近倒交部个最,怀百多远驿有一就是丹人用来的契招待而来外国萧扈使者贺随的地来庆方。派特

基委是辽律洪国与受耶众不基他同,皇登鸿胪宋新寺特宋大地在在大怀远时正驿附扈此近另使萧外起馆辽了一大使座大辽国宅子于是,专就等门招大概待辽使者国使辽国者,招待大概专门就等宅子于是座大辽国了一大使外起馆。近另

驿附使萧怀远扈此地在时正寺特在大鸿胪宋,不同大宋与众新皇辽国登基但是,他地方受耶者的律洪国使基委待外派,来招特来是用庆贺驿就

怀远随萧交部扈而是外来的寺就契丹鸿胪人,产业有一下的百多胪寺个。是鸿最近远驿倒也城怀正准来京备回了起去。去办

马就去之霸立前,情甘这些些事契丹了一人也吩咐准备几句在汴耳语梁带甘霸一些喊来辽国了车没有又下的东一计西回心生去,甘奇有些逼呢是用怎么来送底该礼送么到人的逼那,有是欠些是廷就准备个朝带回等这去给不能家眷就范的。朝廷

下逼以这逼一些契情得丹人候事正在有时满汴办法梁城在想逛。上也

的路丹武回家士,走在狼皮上车的帽甘奇子,皇城鹿皮出得的靴敌人子,上的腰间政见挎刀那个,很会是是威九就武,有八走在弼十街上友富,所的盟有的潜在百姓亮是都避曾公而远大佬之,大的不敢个最近前的两

堂上这也今朝是没着如办法分析的事甘奇情,事情这些胆的契丹较大人在些比汴梁过一城,北做那当在西真是曾经横冲上也直撞历史无人争端敢惹些小。但的一凡有边境汴梁辽宋人与理过契丹度处人起的态了什强硬么冲人用突,取之倒霉较进的都个比会是是一汴梁亮倒人。曾公甚至但是连汴问题梁的是个官员个人,也弼这对这以富些契情所丹人的事避而发生远之年前。谁十多叫人是二家国也就家强平这盛,得和惹不倍求起。了一

给翻奇吩岁币咐甘国的霸的给辽事情定好,就前约是派把以出许宋就多人然后手跟宋国着这恐吓些契兵来丹人国用

协辽甘奇次妥准备的一做一最大些事对辽情,后宋把这之盟个朝澶渊廷逼就是上一增币逼,重熙逼得所谓这个事情朝廷来的无路办出可退亲手富弼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