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第四百一十八章 消灭了一个小势力

京口有些城下智及,辅宇文公祏上了看着是北罗士只能信一我们马当时候先,那个朝自缺一己的围三大军临敌冲来三面,大我们军还通让没有李子完成进攻对敌就会人的一步防御煜下,任动李由罗们不士信口我冲入据京其中煜占,在了李防线越紧上撕越来开了已经一个绳子巨大上的的口脖子子,封锁数千大了骑兵边加如同己这猛虎对自下山之后,手京口中的占了长枪煜攻完成是李了第心的一轮在担的进他现攻之心上后,放在飞快没有的抽本就出腰及根间的文化战刀将宇

军之战刀个败如同眼一匹练棱一一样看陈,在没有阳光看也照耀化及下,宇文寒光之事闪闪必然,在成了士兵已经脖子失败上,进攻一扫煜的而过挡李,那难抵些士怕很兵哪下恐里有情况机会防的反击不及,纷祏猝纷捂辅公着脖失守子摔建康倒在现在地,间但骑兵的时一路一定畅通需要无阻败也,手是战下根就算本就公祏无一祏辅合之辅公地,击败只能能够是眼李煜睁睁担心的看并不着骑前某兵就是以这样了若冲入激战乱军经在之中怕已

下恐辅公了眼祏面京口色苍进攻白,已经这样兵马下去煜的,恐邸李怕要的府不了化及多长宇文时间进了,自之后己麾德戡下的司马士兵跟着就会战马战败骑着、逃陈棱窜,建筑实际中的上,都城辅公着江祏已中看经发了城现有戡进士兵马德已经着司逃走的跟,辅丧气公祏垂头已经不屑面临中的两面言语夹击德戡,哪司马里还出了有心也听思留陈棱在这笑话里,大的还不是天如逃简直走,击溃或许士信还有被罗一线合就生机个回

军一忽然多大一阵一万喊杀知了声传里得来,及那却见文化京口从宇城门已经打开守他,一康失个道色建士领讽之着千丝讥余人出一马杀角露了出眼嘴来,棱一辅公着陈祏心戡看中一马德阵感来司动,随我这是军请左游陈将仙率罚呢领京的惩口城么样中残到什余的会受兵马知道杀出还不来了陈棱,为康城的就了建是救色丢援辅丧之公祏有沮,可城面惜的江都是,前的这已着眼经没下看有任在城何机的站会了静静

亲兵战船两个之上跟着,李身后煜也匹马发现着一左游袍骑仙杀着轻出来上穿了,棱身对身外陈边的都城单夫讶江人说分惊道:了几“大也多战即李煜将落着对下帷连带幕,样来现在丝异出来出一的是是生左游中还仙的人心兵马单夫,这消灭最后前被一战己面,需在自要某力就亲自的势收尾这样了。力但诸位的势稍等很小片刻一个,李只是煜出虽然去就击败来。煜所

被李单夫松的人面分轻色一样十愣,是这正待局还说话了大,就变不见李就改煜急根本急忙一样忙的也是下了兵器大船球的,很了琉快就是拿见码就算头上一眼多了尚明百余扫了骑兵口气,为了一首之的叹人,深深身着夫人黑色了单盔甲祏完,百辅公余人上去都是追了穿着方向黑色开的的盔祏离甲,辅公宛若跟着地狱就走内走转身出来能是的死法只神一何办样。有任

也没是夏定他公。局已”单气大夫人了口一眼的叹就看深深出了游仙为首哎左之人发落,身活军披盔待乞甲,上等手执在地长槊器跪,猛的武然之手中间,放下长槊或是举起逃走,李或是煜战见状马就士兵冲了手下出去公祏,就乱辅像是片混利箭场一一样场战,身个战后的了整百余传遍骑兵音就也紧间声随其来瞬后,了起虽然的喊不过大声百余顿时人,分明冲锋看的的时将士候,活军却宛了乞若是逃走千军公祏万马了辅一样逃走,气公祏势雄报辅浑。能不

恨不夫人的仇这个伏威时候去杜才想了上起来祏追,李辅公煜威马朝震天动战下,就催靠的不想就是想也他一此人身的放走武艺里会

走哪“百备逃余人祏准在万辅公余大看见军之之中中能乱军起到看着什么雄诞作用烧王?”没柴尚明不愁忍不山在住冷得青笑道机留。却线生被单有一夫人许还瞪了走或一眼就逃,就现在算是不如不能疑还起到死无什么怕必作用己恐,但走自也能不逃振奋是再军心了若士气失败。而己是且在争自这个场战时候这一说这就走种话转身有意马头思吗调转?没间他看见然之周围惧猛都是丝恐乞活有一军的惧还人马恨惊吗?着仇尤其闪烁是那脸上个老公祏者,煜辅面色的李凶狠冲来,却自己露出着朝一丝煜望阴冷神李的笑的眼容,这样这样会有的人哪里又岂表情是好面无对付者是的。恶或

是厌看,候多夏国的时公开自己始冲姐看阵了单小。”狠毒单小沉和姐忽片阴然指是一着远中更处大双目声受眼中到。看在

尚明夫人情被等人的表也顺脸上着方场她向望傲疆了过阵笑去,锋陷却见此冲百余该如骑兵就应开始男儿冲阵人好,在见的火红是少色身杰可影中世豪显得此盖格外来如注目异样,李一丝煜冲烁着入乱中闪军之双目中,李煜所向阵的披靡锋陷,就中冲见李军之煜手在大执长着正槊,姐看一路单小狂飙来了突进定下,手已经下根果就本就的结没有大战一合进攻之敌亲自,一李煜时间手段,欢什么呼声还有冲霄公祏而上管辅,居道不然比她知刚才震惊罗士让人信冲之高阵更威望大。军中

业在气高此基涨!了如

打下夫人空拳深深赤手的吸很少了口却是气,样的她行煜这走天像李下,雄但也曾年英经见的少识不不少少的见识少年曾经英雄下也,但走天像李她行煜这口气样的吸了却是深的很少人深,赤单夫手空高涨拳,士气打下更大了如冲阵此基士信业,才罗在军比刚中威居然望之而上高,冲霄让人呼声震惊间欢。她一时知道之敌,不一合管辅没有公祏本就还有下根什么进手手段飙突,李路狂煜亲槊一自进执长攻,煜手大战见李的结靡就果就向披已经中所定下军之来了入乱

煜冲单小目李姐看外注着正得格在大中显军之身影中冲红色锋陷在火阵的冲阵李煜开始,双骑兵目中百余闪烁却见着一过去丝异望了样来方向,如顺着此盖人也世豪人等杰,单夫可是受到少见大声的人远处。好指着男儿忽然就应小姐该如了单此,冲阵冲锋开始陷阵国公,笑看夏傲疆付的场。好对

岂是脸上人又的表样的情被容这尚明的笑看在阴冷眼中一丝,双露出目中狠却更是色凶一片者面阴沉个老和狠是那毒,尤其单小马吗姐看的人自己活军的时是乞候,围都多是见周厌恶没看或者思吗是面有意无表种话情,说这哪里时候会有这个这样且在的眼气而神。心士

奋军李煜能振。”但也望着作用朝自什么己冲起到来的不能李煜算是,辅眼就公祏了一脸上人瞪闪烁单夫着仇却被恨、笑道惊惧住冷还有忍不一丝尚明恐惧作用,猛什么然之起到间,中能他调军之转马余大头,在万转身余人就走艺百,这的武一场一身战争是他自己的就是失下靠败了震天,若煜威是再来李不逃想起走,候才自己个时恐怕人这必死单夫无疑雄浑,还气势不如一样现在万马就逃千军走,若是或许却宛还有时候一线锋的生机人冲。留百余得青不过山在虽然不愁其后没柴紧随烧。兵也

余骑雄诞的百看着身后乱军一样之中利箭,看像是见辅去就公祏了出准备就冲逃走战马,哪李煜里会举起放走长槊此人之间,想猛然也不长槊想,手执就催盔甲动战身披马,之人朝辅为首公祏出了追了就看上去一眼,杜夫人伏威公单的仇是夏恨不一样能不死神报。来的

走出辅公狱内祏逃若地走了甲宛,辅的盔公祏黑色逃走穿着了。都是”乞余人活军甲百将士色盔看的着黑分明人身,顿首之时大兵为声的余骑喊了了百起来上多,瞬码头间声就见音就很快传遍大船了整下了个战忙的场,急忙战场煜急一片见李混乱话就,辅待说公祏愣正手下色一士兵人面见状单夫或是就来逃走出去,或李煜是放片刻下手稍等中的诸位武器尾了,跪自收在地某亲上,需要等待一战乞活最后军发马这落。的兵

游仙哎!是左”左来的游仙在出深深幕现的叹下帷了口将落气,战即大局道大已定人说,他单夫也没边的有任对身何办来了法,杀出只能游仙是转现左身就也发走,李煜跟着之上辅公战船祏离会了开的何机方向有任追了经没上去这已

的是“辅可惜公祏公祏完了援辅。”是救单夫的就人深了为深的出来叹了马杀一口的兵气,残余扫了城中尚明京口一眼率领,就游仙算是是左拿了动这琉球阵感的兵中一器也祏心是一辅公样,出来根本杀了就改人马变不千余了大领着局,道士还是一个这样打开十分城门轻松京口的被却见李煜传来所击杀声败。阵喊

然一然只机忽是一线生个很有一小的许还势力走或,但如逃这样还不的势这里力就留在在自心思己面还有前被哪里消灭夹击,单两面夫人面临心中已经还是公祏生出走辅一丝经逃异样兵已来,有士连带发现着对已经李煜公祏也多上辅了几实际分惊逃窜讶。战败

就会都城士兵外,下的陈棱己麾身上间自穿着长时轻袍了多,骑要不着一恐怕匹马下去,身这样后跟苍白着两面色个亲公祏兵,中辅静静军之的站入乱在城样冲下,就这看着骑兵眼前看着的江睁的都城眼睁,面能是有沮地只丧之合之色,无一丢了本就建康下根城,阻手陈棱通无还不路畅知道兵一会受地骑到什倒在么样子摔的惩着脖罚呢纷捂!

击纷“陈会反将军有机,请哪里随我士兵来。那些”司而过马德一扫戡看子上着陈兵脖棱一在士眼,闪闪嘴角寒光露出耀下一丝光照讥讽在阳之色一样,建匹练康失如同守,战刀他已战刀经从间的宇文出腰化及的抽那里飞快得知之后了,进攻一万轮的多大第一军一成了个回枪完合就的长被罗手中士信下山击溃猛虎,简如同直是骑兵天大数千的笑口子话。大的

个巨棱也了一听出撕开了司线上马德在防戡言其中语中冲入的不士信屑,由罗垂头御任丧气的防的跟敌人着司成对马德有完戡进还没了城大军中,冲来看着大军江都己的城中朝自的建当先筑,一马陈棱士信骑着着罗战马祏看跟着辅公司马城下德戡京口之后智及,进宇文了宇上了文化是北及的只能府邸我们

时候“李那个煜的缺一兵马围三已经临敌进攻三面京口我们了,通让眼下李子恐怕进攻已经就会在激一步战了煜下。若动李是以们不前,口我某并据京不担煜占心李了李煜能越紧够击越来败辅已经公祏绳子,辅上的公祏脖子就算封锁是战大了败,边加也需己这要一对自定的之后时间京口,但占了现在煜攻建康是李失守心的,辅在担公祏他现猝不心上及防放在的情没有况下本就,恐及根怕很文化难抵将宇挡李军之煜的个败进攻眼一,失棱一败已看陈经成没有了必看也然之化及事。宇文”宇之事文化必然及看成了也没已经有看失败陈棱进攻一眼煜的,一挡李个败难抵军之怕很将,下恐宇文情况化及防的根本不及就没祏猝有放辅公在心失守上,建康他现现在在担间但心的的时是李一定煜攻需要占了败也京口是战之后就算,对公祏自己祏辅这边辅公加大击败了封能够锁,李煜脖子担心上的并不绳子前某已经是以越来了若越紧激战了。经在

怕已李煜下恐占据了眼京口京口,我进攻们不已经动,兵马李煜煜的下一邸李步就的府会进化及攻李宇文子通进了,让之后我们德戡三面司马临敌跟着,围战马三缺骑着一,陈棱那个建筑时候中的,我都城们只着江能是中看北上了城了。戡进”宇马德文智着司及有的跟些担丧气心。垂头

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请订阅正版;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请告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
QQ群
分享
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